English
郵箱
聯系我們
網站地圖
郵箱
舊版回顧


哥哥邪惡漫

文章來源:wukongzhanqun    發布時間:2019-11-22 20:37:55  【字號:      】

手中一把銀色長戟泛著真氣的漣漪,如怒龍出海,橫掃向葉寒我忽然想到,或許是胡老四心里猶豫著,萬一到時候老太歲真的舍不得自爆靈魄,胡老四不一定就敢對老太歲下手,也許,是不舍得對這樣一個老伙伴老戰友下手吧?我把這些想法跟兄弟們一說,得,全都炸了。哥兒幾個一商量一琢磨,還真是這么回事兒。陳金也服了,也覺得是這么回事兒,我們就是再兇,再霸道,也不至于想著跟全村人的都都干上啊,咱們可沒那寧可我負天下人,決不讓天下人負我的梟雄心態,咱只是一介貧農而已。哥哥邪惡漫

我將將站穩,陳金已經松開我,揮著胳膊大呼小叫的沖過人群向常云亮跑了過去。哥哥邪惡漫整整燒了兩天的時間,期間一直是迷迷糊糊的,做了許多怪夢。很詭異的是,等我病好了之后,那些個夢卻沒有一個能說的出來,雖然腦海里隱隱的還記著夢中的情形,可就是無法述出口來,是的,就是這么詭異,直到現在我坐在電腦前,將故事講述到這里的時候,我腦海里依然還能浮現出當初那些夢境,可是,我寫不出來。我心里開始懷疑胡老四的話是真是假了,奶奶的什么事兒你都敢打包票,你咋就那么厲害?別說是奶奶廟里的東西禍害劉賓娘,就單是劉賓家本來就有的邪物,你胡老四還不是治不了人家,曾經灰溜溜的被趕了出來么?現在替臟東西當上說客了,倒是大包大攬,裝什么大尾巴鷹呢?或許是義氣使然,我心里擔憂朋友們家里的安危;也可能是今天早上被老太太們激起了怒火;或者……老趙家人身負仙氣,邪物不敢招惹。總之現在我心里對于奶奶廟里的邪物一點兒都不害怕,相反有些惱怒,憎恨。

我大喜,看來這東西還是不行啊,沒啥可怕的嘛,我高喊著:“兄弟們,把它抬上去,咱們燉王八湯喝,加把勁哦!”我趕緊跟著陳金和薛志剛向河岸邊兒游去,剛才這一番折騰,把我累壞了,渾身的力氣都快用盡了。我歪著嘴角兇巴巴的說道:“咱倆是親兄弟比劃小雞子——一個吊樣!你也強不到哪兒去,你小子耳朵不歪吧?沒聽見他們說的壞人里面,也有你啊!”哥哥邪惡漫我們都沒有在意胡老四會氣成什么樣,也沒想胡老四會不會一怒之下真就干出點兒什么事來。哥兒幾個也有心事呢,待會兒那幫老太太八成要去陳金家大鬧一場啊!

哥哥邪惡漫我和陳金倆人一愣,好家伙,感情人家老王八精還真不是個善茬,老太歲和胡老四倆人都除不了,這還不算,人家明知道胡老四和老太歲在村里,還照樣每年過來干壞事兒,這說明了什么?說明了人家壓根兒就沒把你們放在眼里……奶奶的,難不成它比白狐子精還厲害么?接連幾聲悶響在他體內響起。我站的有些累了,右腿腳步子和腳上傳來酸痛的感覺。干脆走到磚砌的爐子跟前兒,坐靠了上去,任憑那潮濕的褲衩子貼著屁股。抽著煙也不說話,心想著那老王八精雖然說本事挺大,可也沒胡老四說的那么懸乎,那玩意的本事大就大在會逃跑了,動真格兒的干仗,它不行,就會當縮頭烏龜。

所以我們心里那股憋屈勁兒,想要發泄出去,那就要砸廟,狠狠的砸!所以當我們客客氣氣很是真誠中帶著強硬的說出來意之后,韓澤林沒敢拒絕我們,稍微猶豫了一下便答應教我們如何做夾子、如何下夾子、如何找道、如何剝黃狼子皮,又該如何風干、如何拉展……總之韓澤林一五一十的告訴了我們,講的很詳細很清楚,可問題是講了這么多,我們幾個人好像沒一個能記得清楚的,首先這里面的技巧和門道確實很多,多的一時半會兒你還真就學不來,而且哥兒幾個都是喝高了的,迷迷糊糊的誰還能清醒的記住這些亂七八糟超復雜的東西?我干脆幸災樂禍的嘲笑起了對方,一屁股坐倒在地上,心里琢磨著,如果真是這樣的話,我是不是能跟這只黃狼子干一架?要是干死它了,那我豈不是就解除掉散魂咒了么?哥哥邪惡漫




附件:

專題推薦


© 哥哥邪惡漫SEO程序:僅供SEO研究探討測試使用 聯系我們

請勿用于非法用途,否則后果自負,一切與程序作者無關!

七彩精品报